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比例仍然偏低
2020-05-31 00:5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对于今年国企改革,常振明透露,主要是政企分开;根据不同国企的功能,进行分类改革;有序推进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三大方面。

林毅夫指出,中国经济的后发优势还有多大,最主要的判断标准是我们和发达国家的产业技术差距还有多大。衡量产业和技术最好的方式是看人均收入水平的差距,2008年,中国平均每人按照购买力计算的人均平均收入水平是美国的21%,相当于日本1951年、新加坡1967年、中国台湾1975年、韩国1977年和美国的差距,这些东亚经济体利用同样的后发优势,在同样的水平之下实现了20年8%到9%的增长。

“我身在国企,真的不能把效率低下这个词和国企画等号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中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常振明昨天笑着说。

常振明提供了一组数据:2003年,中国进入世界500强的企业共有11家,到2014年,则有92家,都是国企。“其实,在评价效率的时候,除经济效益以外,还应该考虑到社会效益。”常振明说,“有些行业,比如高铁、石油、电信主干网、北斗导航、大型运输机、大型基础设施建设等,都是具有投资大、社会影响大、回报期长的特点,需要国企来完成。”

在林毅夫看来,新的中国经济增长极正在涌现,今年达到gdp增速7%没有问题。“首先,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是从中低端走向中高端的装备制造业、电子、材料、精密仪器等,这里面有很多亮点。”林毅夫指出,第二,互联网的新业态都是增长动力,例如互联网金融、电子商务、快递业务。同时,绿色环保产业、新能源产业等新产业正在发挥更大作用。

昨天,谈到中国经济发展,全国政协常委林毅夫说:“我认为中国还有20年左右8%增长的潜力。但这里我讲的是‘潜力’,不是说中国会有20年8%的增长。‘潜力’和实际增长是有差距的。”

对于大家普遍关心的农村土地流转(农户承包土地租赁权租给别人使用)问题,全国政协常委、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表示,大概已经有3.4亿亩的土地给农民办理了土地承包经营权证。

“新常态实际上包含了三个内容:第一,经济增长速度从过去的高速增长逐步走向中高速增长;第二,结构要调整,很多产业要不断升级;第三,要寻找新动力。”全国政协常委厉以宁说,过去我们所习惯的靠数量规模的扩大、靠投资的驱动,今后经济增长的动力来自人民的创造力,要靠广大人民的创新精神、创业活动。

“目前的情况是,土地流转正在加速。”陈锡文说,根据有关部门在去年6月底的统计,全国农村大概流转的土地经营权总面积为3.8亿亩,占到28.8%。把土地部分和全部流转给人家使用的农户接近6000万户,占全部承包农户总量的26%。

“据统计,2014年中国的银行业不良贷款上升2500亿左右。大家一听,这个数字非常巨大。但是我想说,这是相对于中国银行业86万亿的贷款总额而言的。到去年年底,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比例为1.25%,还不算太高。当然,相比前年1.03%有所上升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工商银行原行长杨凯生说,“英国杂志《银行家》去年曾对全球30家大银行的资产质量进行过统计分析和排队,若去掉中国的几大银行,剩下20多家银行的平均不良率是3.96%。也就是说,和国际同行业相比,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比例仍然偏低,资产质量水平仍然比较良好。”

在经济下行压力下,中国银行消化不良贷款的能力如何?杨凯生表示,中国银行业目前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为230%,也就是说,每一块钱的不良贷款,现在银行已经准备了2.3元钱放在前面。此外,中国银行资本充足率达到13.18%,且核心资本比率是超过10%,国际领先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看空中国银行业似乎不必要,唱空中国银行业更没有什么道理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我国城镇化率已经达到了55%,仍有45%的国民常住在农村,达6.2亿人,短时期内不可能全部到城市去。

他也坦言,国企确实存在很多问题,主要分为两类,一类是自身管理问题,一类是体制机制带来的问题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lvyoutime.org.cn广西凭祥市傩庇苛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- www.lvyoutime.org.cn版权所有